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国会议员太蠢看不懂特朗普报税单?美媒:国会有10名会计师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许闳斯

9月5日晚,天广中茂(002509,SZ)宣布,公司董事会决议罢免董事长高恒远。高恒远原本是以“救星”的身份加入上市公司的。

2018年11月,天广中茂主要股东陈秀玉等宣布,拟向高恒远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东方盛来转让部分持股,引入东方盛来成为上市公司战略股东。与此同时,东方盛来宣称,不排除通过继续增持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并向上市公司输血,解决上市公司债务问题。此后,高恒远成为天广中茂董事长。东方盛来与上市公司之间的联姻看似进展顺利。

然而,蜜月期一过,现实的问题就来了。截至目前,东方盛来仅接盘天广中茂5%股权,其输血承诺也一直没履行,高恒远也因此被福建证监局处罚。眼看合作推进困难,陈秀玉等股东似乎也失去了等待的耐心,从《股权转让框架协议》签署到此次罢免事件,还不到一年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天广中茂目前依然身处资金困境中。接下来,公司是否能找到新的“外援”,令人关注。

战略股东代表被罢免

9月5日晚,天广中茂披露,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改选董事长的议案》,决定将董事长由高恒远变更为余厚蜀。在表决过程中,公司董事高恒远、沈庆忠投了反对票。高恒远认为罢免其董事长的理由不成立;而沈庆忠认为,此次董事长罢免理由不充分,相关情况尚在了解过程中,暂时未有结论。

不过,天广中茂其余5名董事投了同意票,高恒远、沈庆忠的反对无济于事。

从上任到被罢免,高恒远仅仅在天广中茂董事长之位上停留了7个多月时间。

2018年11月,天广中茂股东陈秀玉、陈文团、邱茂国及邱茂期,同东方盛来签署《股权转让框架协议》。陈秀玉及陈文团拟将持有的天广中茂不低于5%的股权转让给东方盛来。同时,股东们表示支持东方盛来改组天广中茂董事会、监事会,同意推选东方盛来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高恒远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

1月23日,天广中茂董事会进行了小幅换血。高恒远、沈庆忠以及余厚蜀当选为公司新任董事,高恒远如愿被选举为公司董事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当初推举高恒远上位的是陈秀玉、邱茂国等人,如今将其拉下马的也是这些人。

据天广中茂公告,提出罢免高恒远董事长职务的为股东陈秀玉、邱茂国(二者合计持股29.8%)。两位股东指出,福建证监局于8月29日出具《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对高恒远拟采取认定为不适当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人员人选的监督管理措施。

高恒远的被罚,源于东方盛来未能完成相关承诺。

4月27日,在通过股份受让成为天广中茂股东后,东方盛来公开承诺,将向上市公司提供不超过2亿元的流动资金借款。具体来看,东方盛来承诺于4月30日前向共管账户支付不低于2000万元,5月31日前向共管账户支付不低于1亿元,后期资金根据天广中茂子公司中茂园林项目的实际进度按需支付。

然而,东方盛来未按期履行上述资金支付承诺,福建证监局分别于6月11日、7月26日对东方盛来采取了责令改正、责令公开说明的行政监管措施,但东方盛来仍未履行承诺。

上市公司资金紧张问题待解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围绕财务资助迟迟未履约一事,东方盛来与陈秀玉、邱茂国等之间存在争议。

东方盛来表示,其对天广中茂2018年业绩变脸毫不知情,陈秀玉、邱茂国等未按照约定支持其改组上市公司董事会并参与经营管理;由于中茂园林团队不配合,东方盛来无法制定详细的救助计划。鉴于以上种种原因,东方盛来决定不再履行财务资助承诺。

对于东方盛来所称,陈秀玉、邱茂国则回应称,东方盛来尚未支付受让股权的尾款,东方盛来委派的两名董事参与了天广中茂相关股东大会、董事会、年度审计沟通会等会议,就上市公司日常运营、2018年年报相关事项等参与了决策,东方盛来不存在对上市公司业绩变脸的风险毫不知情的情况。

综合上述情况来看,天广中茂以及主要股东与东方盛来的合作似乎很难继续推进。

对此,天广中茂证券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东方盛来后续是否会通过其它方式对公司提供帮助,要看股东之间的协商,公司这边不清楚情况。

当初,天广中茂及主要股东之所以引入东方盛来,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借用新股东的能量解决公司的债务问题。

对于公司的债务问题,天广中茂2018年年报曾有这样的表述:鉴于公司主体长期信用评级及“16天广01”的债项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16天广01”债券担保人邱茂国所持公司股份 质押触及平仓线面临被强制平仓的风险且所持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可能会被认定为丧失清偿能力,债券持有人可能会要求公司提前回售“16天广01”债券。若发生上述情况,根据公司目前的资金状况,公司在短时间内无法偿还债券面值和利息,可能导致公司面临债务危机。

今年以来,天广中茂的资金压力仍未得到缓解。据天广中茂2019年半年报称,公司主体长期信用评级及“16天广01”的债项信用等级已下调至“BBB+”。今年上半年,受应收账款回款缓慢、融资渠道开拓不利等影响,公司仍面临流动性短缺困难。2019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 营业收入4.58亿元,同比下降72.64%; 净利润亏损8634.24万元,同比下降135.33%。

伴随着与东方盛来闹掰,天广中茂或许只能另寻自救的道路。天广中茂证券部人士表示,公司资金的确比较紧张,也一直在找(外援),股东方和管理层一直有接洽。

值得一提的是,此番取代高恒远成为天广中茂新任董事长的余厚蜀也有一定背景。简历显示,余厚蜀现任科荟生物科技董事长、深圳前海恒星董事长。据公告称,余厚蜀具有多年投资及企业管理的实战经验,创办国内多只产业股权投资 基金,在产业地产的投资、开发、建设及运营方面拥有丰富的项目投资和管理经验。

天广中茂上述人士表示,余厚蜀曾是东方盛来投资人,但目前已经不是了。对于董事会推举余厚蜀出任董事长,该人士称,时间上比较紧,一时间难以找到更合适的人选,“至于董事长后续是否会有新的考量,还需要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韩艺嘉)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lzlqzj.com